高三时的杂想

思考自己,会发觉一个太复杂的物体,思想,学习,感情,朋友。。。我在学习的途中,我不是一个很好的学习者。即使如此,我也在努力。英语,语文我最头痛的,我是一点也懂不了的。我苦恼,因为我就要面临高考了。我恨我过去的日子没好学之。可我是真的一点也不喜欢。我强迫着自己,逼自己。结果也只是五六十分的料,面对这,我只能—60分万岁便够了。真的吗?兴趣,爱好主宰着。我只有在其他科付出更大的努力了!?唉。。。

读书,能要有目标的,学习知识,具体到每一章,每一节;每一天,每一次看书机会,都要把握住。可是,一句话说了:说者容易做者难。人不是专为学习的机器,我也是。我曾无数次打算着我要做什么,可往往被现实撕得粉碎,留下的是一次次的打算与一次次的。。。我在用自己的行动来骗自己,我是自己骗自己的骗子。有时,准会找个“理由”来安慰一下自己—自欺欺人。时间流走了,光阴世界就在这样的“骗”中走过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计划着去做,可又真没做。付诸于行动,变得好难好难。其实,是自己缺少点什么,是持之以恒,是坚持就是胜利,还是。。。

或许,明天这一幕又将重演。。。

我该骂我一顿,然后去做。然而,脑子里还有许多许多东西。脑子是一个容器,可不要装太多,太杂,能只装一种,单纯地去对待吗?Try my Best!

 

— 一节自认为无聊的课写的无聊的话,写于那年那月

 

 

后语

从腐臭中捕捉芬芳,从晦暗中发掘光亮,从虚无中寻找没有,从绝境中搜集残剩的希望。

明天的路

— 此文写于2005年高三时的某一天

 

昨天,今天,明天,也就构成了我的生命。

昨天,已悄然离去,已画上了历史的轨迹。不再更改。今天,也就是现在,就是现在,已经证明我的存在,我的轨迹在一点一点地画上。而明天,是一张白纸,没有任何的痕迹。我在用自己的足迹去勾勒属于自己的路,是弯,是直,还是。。。我只知它掌握在我手里。我去走的。

明天,是一个未知的未来,没有任何可用的路让我去走,只有自己去创造,去开拓。我曾试着去寻找,可是,我只发现了一片空白,一片大雪无痕的景象。于是,我无法,我回到了现在,活在今天,此时,此刻,此地。我想我该在今天找到未来的路吧。就这样,我在今天活了十几年,从幼稚到明事,从小学到高中,从偏僻的故乡到这座城市(县城)。。。

俗语说,走过,路过,机会不要错过。我没错过,因为我一直都在寻找明天的路在何方?可是,等我每次找到明天要走的路时,才发觉,今天已经来临,明天呢?我扪心自问。某日,在高中的书本上翻到一句话—忘记过去意味着背叛,反思一下自己,觉得有可取之道。我去了过去一趟,翻开昨天的回忆,去逛了一圈。

昨天的本子上,已画得密密麻麻,仔细一瞧,我5岁时的天真与幼稚,在篮球场上疯踢足球的情景,中考后的喜悦,以及拿到录取通知书后的自豪等等。我想用橡皮擦擦去昨天的不好,可是擦不去。站在12岁的路口,我看见了13岁时的成长,终于我明白了,要是我才12岁,那13岁的成长不就是明天的路吗?还有14岁?15岁呢?还有14岁的那件好事不是吸取了12岁时的一个错误而做的吗?。。。我似乎找到了昨天的路。

我回到了今天,可是这已不是今天了,因为去昨天是花了时间的。我又成长了,又大了些。走过昨天,来到今天,畅想明天。原来,明天的路就在自己脚下,足迹就是勾画明天轨迹的笔。昨天的路为我明天的路作了铺垫,我则优而取之。明天的路,就是把拿好今天,去画明天的轨迹。

我又有何愁了呢?

 

 

后记

存在是为了活着?活着是为了存在?

2005-07 至 2009-07(2)

你不曾记起这是4年生活的开始, 一切从小滩村开始, 一个原始的荒芜之地.

此时的格局是如此的: 住在医学院, 学在西工院; 从一学校去另一学校上学再回来, 此一路步行单边至少花费30分钟光阴.

巧合的是我们学校先修好了教学楼, 医学院先修好了住宿楼— 正好等于一学校的基础配置, 即此校区可以启用了.

连迎接我们新生一族的办理入学的一伙人都是在医学院里工作的.

 

当时发了两套床上用品, 轮流换, 轮流洗, 到也方便些. 同一宿舍楼的属于经管的是男女混住一起, 三四男,五六女, 有一楼管阿姨长期看护着四五楼间的门,以防万一.

其他的宿舍楼不知详情. 4人一间的宿舍, 配套独立洗漱间卫生间也还不错. 热水充足, 原因在这宿舍楼修建时在地里挖出来了一地下温泉(奇迹)

此时还无网吧,无娱乐; 村民的肉夹馍一元五一个, 外加一袋一元的奶—就这样吃了一两年的早餐, 至少吃伤不再吃夹馍加奶了.

此时也无球场,不能踢球, 无篮球场, 也不能打球. 无完整的上学铺装路, 有一段是土路,每当夏天,尘土飞扬, 就这样走来走去,灰里来灰里去;

每当下雨,全泥巴路, 上学穿一双,外带一双鞋, 泥时来雨里去, 一路畅通无阻, 不,风雨无阻;倒是冬天的雪景盖满地时,会觉得好一些罢.

此时也无完整的学校围墙, 也无学校大门, 也无图书馆, 也无更多更多…

此时,有什么, 只有六幢楼,教学楼 ABCDEF; 外带一个餐厅, 在医学院里的餐厅,解决温饱问题.

L6610902ME

(此时的学校,只能拍内景)

你不能说, 我们就是那里的拓荒者, 未央校区的原始一届–05届.

我们在位于西安北郊的一片土地上,距离市区至少转两公交,耗时约一个半.

 

508班,编号007, 全称为050508107; 李李焦刘分在了一间宿舍418, 说不清的普通话, 倒不明的川普,就这样开始着交流, 宿舍的说: 要是说话说不清楚,沟通有困难,就发短信吧.

汉字是相通的,准不会错— 竟也成了如此, 第一次在北方,普通话的世界, 语言也成了也不小的问题. 他三全北方的.当然不会像我如此有些许语言故障; 后来时间消磨过去,

也都能听的懂我的川普话. 他们也竟有时叫我教他们说说四川话—-有味些.

全班人员32人, 全外省人,无一陕西籍同学,后来直到大三才搞清楚了这是为什么.

508班有4个来自四川的. 对于满是全国各地的来说,不多也不少吧.

刚开始的日子也就是发书,发书,再发书, 把一共三学期(即直到大二上学期的书)的书全发给了我们,每人分得一大堆在宿舍书架上, 些许壮观.

 

有一天我们所有05届的学生一起聚会, 举办了西安工业学院的未央新校区启用大会, 在位于ABC与DEF之间的场地上.

在一些未经认证的班级领导的带领下,往返于两地之间,,听听辅导员讲些大学的XXX,YYY. 再叫各班的人员在一起介绍介绍,XXX等等, 再诸如发了

每个班级的课表张贴在宿舍门上, 也就开始准备上课了吧.

刚开始的课程都是些基础课, 作为国贸专业的, 英语分了三门课,分别是写作,读与说. 其他的诸如数学, 马列主义, 政治经济学等.

后来才明白一开始全发的书全是基础课用的,等到上专业课时的书本全由自己买, 也可以不买, 找上一届的同学借来用, 也可以不用书去上课, 无人问精也无比自由.

 

行走在两点一线之间的小滩村渐渐热闹了起来, 小摊大摊, 小店大店都一起来了,有了些许人气似的.

 

 

2017-11-05

 

远离电脑, 沉于书本

无计于多久没有写下点什么而有所思一般,无记录,无生活.

没有技术的记录,没有生活的记录. 总觉得重复的生活沉醉于生活而不知无所作, 无所事事一般的前行着.

望不尽的代码书写依旧. 一段段看似鼓舞人心的时光持续无所转折.

感觉是一段生活的结束,又是一段日子的继续不停. 消磨于成都的生活而享受着,无以上进,无以扩张,无以进步,沉在书中感受一切,磨平了许多的心中凌角.

 

就像生活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一次“大姨妈“一样, 酸甜苦辣才是生活的本味, 不是一味的甜(虽然都一直想); 但是重要的是坚定的信念,长久不断,继续前行.

试想若无移动手机,生活又有多少人给活得像人一样.

 

继续写着代码, 开源的, 非开源的;技术的, 另一边的, 无所想的. 做下去, 把技术, 把书, 把日子.

image

 

4月,

好几天时间想起来,我4月没有记录点什么,没发点什么文章,不管是技术的,开源的,还是生活的,所思所想的.

后来我还是决定写点记录点,连标题都不太清晰,名叫4月.

感觉对开源的热情在下降,是计划着继续更新完善OAUTH2相关的知识介绍与内容,还是没有去行动记录于纸上或文章里.

在码不完的代码中,继续着码代码—这类似生活.

我还记得租房一个人时,有了房子也继续是一个人在很多的时间中看着书,继续着前进.

技术,不能停止;脑子,不能静止,感觉于此.

每日来共享单车中徘徊与周旋, 感觉是既锻炼又费力.

 

感觉脑子进水去拍了CT,等等结果,等待报告出来…

脑子本来就有水,无需进水.

感觉看书中才能有所寄托与进步,就在床头,沙发上,背包中,到处着书的影子. 依旧感觉到上厕所时是最好的看书时光,简单快捷且两不误,只要起身时脚不发麻即可.

以往的总是一本书一本书地看完,而现在是转变为多本书多线程地并行着看.

多年以来,唯有书才感觉是系统学习的来源与未来的可支撑物.

在感觉快有4月18日这个有些特殊的日子来临前写下点思绪有些乱的现状.

等待着又一波的网络营销,电子商务平台的盛宴(感觉会是).

 

关于编程,更多的是叫编程思想, 思想才是目的,而编程只是过程; 编程是量变,思想是量变的升华,是质变;

在编程中思考,思索,思念,思乡,最后变成思想.

我不用更多的思想,行动才是王道,行动才能解决问题.

请别在思想.

 

不知啥的,一说到4月,就想到秋生.

2005-07 至 2009-07(1)

当走出家门,去西安,已是在高考毕业之后的三个月,2005年的国庆。三个月的假期在很多日子里呆在叙永城,参加农民工培训,免费,还回一中去打球,和一帮发小在县城里过了一段时光。都是在录取通知书未收到之前,感觉日子就是在玩。学习并学会滑旱冰在兰的帮助下,还在洗澡时对我说:洗头要用洗发水用两次才更好,洗发水几乎都是5ML一小包装的。

当9月初,几乎所有的高中同学们都已去大学或继续回一中读书时,我依旧无所事是,钟瑶说我会去送她到车站去上大学也没去送,就把日子继续悠闲着。我回家去了,不知在忙碌些什么,经常用伯伯家的电话打电话,那个朱送的东西放在李欢处叫我去取也没取,后来就没取了。

农民工的培训学习电工基本,焊工基本,在收到大学用挂号信寄来的录取通知书时嘎然而止,我要去上大学,不去南方打工(也没有如此打算),也还是继续免费的日子,吃住直到培训结束。他们真安排去南方的工作,我就收拾东西回去--那段时光结束,就在一中外的那条叫陕西街的。

同一住宿的其他镇上的一人竟然顺手换鞋,将我好的鞋子穿着,留下一双烂鞋子给我,我好像是直接不要了,坐上班车,再走过近两小时的山路回家了--发生在2005年7月。

我是提着一个包去大学的,不曾记得有过箱子,但又好像有一只只是早已坏掉了,这不是重点。提前几天从家里去了成都,刘在那龙泉的一学校,买了人生的第一个手机,第一次到成都,第一次坐火车,最后一次上大学也是第一次,唯一的一次。火车单程28元(学生票),近18小时,绿皮,从成都到西安,一晚上时光。

大学是在10.8开学,国庆后的第一天,西安,一个人到达,在车站广场寻找接新生处,检查检查,坐上一辆旧的类似公交车的汽车,等待着被送去学校,心情如何,新鲜如也!

 

 

2016-11-23

我的教育纪事

从2009年7月4日离开大学之前

  • 2005年10月7日-2009年7月4日    西安工业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
  • 2002年9月-2005年6月                   四川叙永县第一中学校
  • 2000年2月-2002年6月                   大文私立初级中学
  • 1998年9月-2000年1月                    赤水镇初级中学
  • 1992年9月1日-1998年6月               大文小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