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7 至 2009-07(2)

你不曾记起这是4年生活的开始, 一切从小滩村开始, 一个原始的荒芜之地.

此时的格局是如此的: 住在医学院, 学在西工院; 从一学校去另一学校上学再回来, 此一路步行单边至少花费30分钟光阴.

巧合的是我们学校先修好了教学楼, 医学院先修好了住宿楼— 正好等于一学校的基础配置, 即此校区可以启用了.

连迎接我们新生一族的办理入学的一伙人都是在医学院里工作的.

 

当时发了两套床上用品, 轮流换, 轮流洗, 到也方便些. 同一宿舍楼的属于经管的是男女混住一起, 三四男,五六女, 有一楼管阿姨长期看护着四五楼间的门,以防万一.

其他的宿舍楼不知详情. 4人一间的宿舍, 配套独立洗漱间卫生间也还不错. 热水充足, 原因在这宿舍楼修建时在地里挖出来了一地下温泉(奇迹)

此时还无网吧,无娱乐; 村民的肉夹馍一元五一个, 外加一袋一元的奶—就这样吃了一两年的早餐, 至少吃伤不再吃夹馍加奶了.

此时也无球场,不能踢球, 无篮球场, 也不能打球. 无完整的上学铺装路, 有一段是土路,每当夏天,尘土飞扬, 就这样走来走去,灰里来灰里去;

每当下雨,全泥巴路, 上学穿一双,外带一双鞋, 泥时来雨里去, 一路畅通无阻, 不,风雨无阻;倒是冬天的雪景盖满地时,会觉得好一些罢.

此时也无完整的学校围墙, 也无学校大门, 也无图书馆, 也无更多更多…

此时,有什么, 只有六幢楼,教学楼 ABCDEF; 外带一个餐厅, 在医学院里的餐厅,解决温饱问题.

L6610902ME

(此时的学校,只能拍内景)

你不能说, 我们就是那里的拓荒者, 未央校区的原始一届–05届.

我们在位于西安北郊的一片土地上,距离市区至少转两公交,耗时约一个半.

 

508班,编号007, 全称为050508107; 李李焦刘分在了一间宿舍418, 说不清的普通话, 倒不明的川普,就这样开始着交流, 宿舍的说: 要是说话说不清楚,沟通有困难,就发短信吧.

汉字是相通的,准不会错— 竟也成了如此, 第一次在北方,普通话的世界, 语言也成了也不小的问题. 他三全北方的.当然不会像我如此有些许语言故障; 后来时间消磨过去,

也都能听的懂我的川普话. 他们也竟有时叫我教他们说说四川话—-有味些.

全班人员32人, 全外省人,无一陕西籍同学,后来直到大三才搞清楚了这是为什么.

508班有4个来自四川的. 对于满是全国各地的来说,不多也不少吧.

刚开始的日子也就是发书,发书,再发书, 把一共三学期(即直到大二上学期的书)的书全发给了我们,每人分得一大堆在宿舍书架上, 些许壮观.

 

有一天我们所有05届的学生一起聚会, 举办了西安工业学院的未央新校区启用大会, 在位于ABC与DEF之间的场地上.

在一些未经认证的班级领导的带领下,往返于两地之间,,听听辅导员讲些大学的XXX,YYY. 再叫各班的人员在一起介绍介绍,XXX等等, 再诸如发了

每个班级的课表张贴在宿舍门上, 也就开始准备上课了吧.

刚开始的课程都是些基础课, 作为国贸专业的, 英语分了三门课,分别是写作,读与说. 其他的诸如数学, 马列主义, 政治经济学等.

后来才明白一开始全发的书全是基础课用的,等到上专业课时的书本全由自己买, 也可以不买, 找上一届的同学借来用, 也可以不用书去上课, 无人问精也无比自由.

 

行走在两点一线之间的小滩村渐渐热闹了起来, 小摊大摊, 小店大店都一起来了,有了些许人气似的.

 

 

2017-11-05

 

2005-07 至 2009-07(1)

当走出家门,去西安,已是在高考毕业之后的三个月,2005年的国庆。三个月的假期在很多日子里呆在叙永城,参加农民工培训,免费,还回一中去打球,和一帮发小在县城里过了一段时光。都是在录取通知书未收到之前,感觉日子就是在玩。学习并学会滑旱冰在兰的帮助下,还在洗澡时对我说:洗头要用洗发水用两次才更好,洗发水几乎都是5ML一小包装的。

当9月初,几乎所有的高中同学们都已去大学或继续回一中读书时,我依旧无所事是,钟瑶说我会去送她到车站去上大学也没去送,就把日子继续悠闲着。我回家去了,不知在忙碌些什么,经常用伯伯家的电话打电话,那个朱送的东西放在李欢处叫我去取也没取,后来就没取了。

农民工的培训学习电工基本,焊工基本,在收到大学用挂号信寄来的录取通知书时嘎然而止,我要去上大学,不去南方打工(也没有如此打算),也还是继续免费的日子,吃住直到培训结束。他们真安排去南方的工作,我就收拾东西回去--那段时光结束,就在一中外的那条叫陕西街的。

同一住宿的其他镇上的一人竟然顺手换鞋,将我好的鞋子穿着,留下一双烂鞋子给我,我好像是直接不要了,坐上班车,再走过近两小时的山路回家了--发生在2005年7月。

我是提着一个包去大学的,不曾记得有过箱子,但又好像有一只只是早已坏掉了,这不是重点。提前几天从家里去了成都,刘在那龙泉的一学校,买了人生的第一个手机,第一次到成都,第一次坐火车,最后一次上大学也是第一次,唯一的一次。火车单程28元(学生票),近18小时,绿皮,从成都到西安,一晚上时光。

大学是在10.8开学,国庆后的第一天,西安,一个人到达,在车站广场寻找接新生处,检查检查,坐上一辆旧的类似公交车的汽车,等待着被送去学校,心情如何,新鲜如也!

 

 

2016-11-23

我的教育纪事

从2009年7月4日离开大学之前

  • 2005年10月7日-2009年7月4日    西安工业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
  • 2002年9月-2005年6月                   四川叙永县第一中学校
  • 2000年2月-2002年6月                   大文私立初级中学
  • 1998年9月-2000年1月                    赤水镇初级中学
  • 1992年9月1日-1998年6月               大文小学

..

第三者

大姑娘对小男孩儿说:“小孩子”。
小男孩没说什么,只是浅浅的笑笑—呵呵。。。
或许在这之前,什么也没有,什么都不是,只是两个陌生人各自活在中国的两端:一个在北方,一个在南方。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在开学的第N天的教B某教室里,小男孩第一次看见坐在第一排的大姑娘–唉,这么会这么高的一个大女生呢?小男孩想。可大姑娘呢?只有她的后背看见小男孩了。

不是第三者,只是三十年.仅借三罢了.

http://user.qzone.qq.com/343344981/2

正常得要命

开始是这样的,我们的教室固定在三楼最右边的角落,连同其他的教室一起称作 教学楼,里面全是高三的学生,

不,里面还有教师一名,黑板两块(前后各一块), 窗子好几扇,桌椅几十套等等。

时间大约是十一月的某一天开始的,我的位置 靠后,倒数第二排,前面还有六排,所以离黑板较远,

但我视力很好。那天, 我去找班主任吕老师说“吕老师,我想把位置提前些”,她说“你看前面有没有空位 嘛,

有的话你就往前坐嘛”,我说“有,那个第四排的Z同学旁边有空位”,她说“好, 你就去坐那儿嘛”,我说“好的”,我就回教室了。

 

下午下课后我就搬家,书本等等杂物一起弄到那儿,还有凳子,几分钟后搞定了, 吃饭,等待上晚自习。
19:00,Z来了,我也来了,我们成了新同桌,自习开始,我们说话。
Z:你要坐这儿啊?
我:嗯,就坐这儿,你的同桌。
Z:哦,那好嘛。
我们又没有说话了,开始在一起的第一节课。
我话很少,她很可爱,下课总是去打啊,跑啊,跳啊,有时上课都还没收回心来, 我是经常看看她,她也开始看书,我也看书了。
几乎天天都是这样的,我们很少说话,偶尔上自习没了老师我们也说说。
我:你作业做了吗?要交了呢
Z:哦,还没呢,等哈儿才做。
Z:要不,拿你的给我看看。
我拿出作业给她,她看看,手里还拿着一本应该叫小说的书,这时,教室通常很闹, 窗外有些暗,窗内有灯光,很明亮。

 

有些时候,我会扭头去看看她在干嘛,也没说话,继续干自己的事,她总是上课看 课外书的,我是看书,

很多时候做数学题,座在凳子上摇摇身子,写写画画,她很 安静,乖乖坐起看她的“书”,

我又扭头看一下,不说话。

 

我们的书都很多,都把它们堆在桌子上,抽屉里放的是本子,或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是基本的格调。

她总是把书理得很整齐,看起像个建筑模型,而我的有些乱, 看去像不牢固可能会倒似的;

她一直把有书签的一方放在外面,把没的一方朝向 自己,且每本书上有她的名字。

她说:这样可以保护书角不被弄坏,她总是整理书角, 这我经常看见,可我说这样不方便找书,

她反对,而我的是与其相反的,我们的书一直 这样放置,没变过。

 

有一天的晚自己,我看书做题然后趴在桌上,眼睛睁着,她则规矩坐起看她的“书”,

我就 一直看着她脚上穿的一双米色的很好看的帆布鞋,过了许久,我抬起头说:你的鞋子真好 看,

她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鞋子,然后做了个不知名的表情说:鞋子有什么好看的啊,

这 鞋子买了一段时间了,还行啦。我说:哦,然后没说话了。

 

no1m

每周我们都调换座位,具体是一三列互换,二四列互换。我们是属一三列,所有每隔一周

我们可以座在靠近窗子的位置,那不错的,因为上课不想听的时候可以透过玻璃看外面的

景色,外面有许多棵树,叶子总是很绿,不管春夏秋冬,还有树下的草地,也很绿。

旁边 是一条路,上课的时总会稀稀拉拉地走过一些人,我们上课经常看到的风景。

调换位置是 在周末上晚自己之前,我是经常把一起的书搬的,我喜欢搬书,觉得给别人搬书是好的,

我不觉得有什么……正常的要命……

 

2007.5

了却一天的时光

终究,还是无法忘却,是爱的太深,所以伤害也那么地深吧! 没有足球很不那么地习以为常的。甚至,不再提起与此相关的词组,不知道, 不理解,不明白,

那个梦真叫人奇,在世人皆醒的时候我却独自沉醉,我失忆了, 梦里我把人家的GF抢了却硬是辩解说没有,脑子一片空白,我很迷惑……

平静,归于一种安宁的封闭的生活,活着自己。上课,写写画画,留点文字, 回味大学。宿舍是睡觉的地方,

食堂门口放着许多的牌板,各色名样的东西张贴 上面乱糟糟的一团,红灯绿酒似的。图书馆在晚上显得没图书馆的味道了,

说话 声,手机声,各种肢体的声音混于一团。它成了一个象征的东西,认为呆在图书馆 就是好好先生的表现,而教室无人却安静异常。

早餐除了一袋酸奶没有更好的选择,稀饭,包子,馒头,饼扔一边去吧!面条有 可不是想要的,和我家乡的不一样,没那味儿,米饭是好的也是唯一的选择,午饭,晚饭还有经常吃的方便面,“我没有车也没有钱也不会说誓言,我只有一颗爱你的 心能坚持500年,就算以后你的脸变得像方便面,我还是依然和你泡到永远”。

带上 书包,徘徊于三点之间,了却一天的时光,以期待日子下一个的继续。说是对大学 的不爽,这可是生活。自己,一个坏坏的直白的孩子,没有成绩,

任性发挥以我为 中心等,大学以来,没有任何的奖惩,泛泛之辈,混混而过。书费的事老是被教师 把我叫走,不学习,乱想一通占据大脑,对将来持一种偶然的心态,

若大学要混个 证书,学习才是最重要的,这一切为了那两个本本,n年的时间+心血的结晶,而后, 失业……

— 写在一个下午的课堂上

2007年某一天

 

铭记

风雨飘摇之中,几千年的文明古国毁于近代百年的历史。

说一个女孩子好看,漂亮,就我们自己也不清楚是她的打扮好看,衣装好看, 还是人好看,遮人眼目的外表,我们都喜欢外表。

责任,都不喜欢负责,有无负责感在于自己,说自己开心的不开心的,开心 不是说出来的,是自己感觉到的。

那天与同学在公寓讨论一问题:我不吸烟,他们都吸烟,吸烟要花钱的,算 一下是笔不小的开支,按说他们一月比我花许多钱,而实际是差不多,相对 而言,我节约了一笔钱,可,习惯性消费是不能说明问题的。

从小以来,我总觉得有一种什么东西主宰世界,就像我们能主宰游戏世界一样。 可问题是如何主宰,主宰者又是谁,难道游戏中的角色是知道他是被人主宰着 的吗?困惑,想的多了,也就更糊涂,更不明白了。

小学二年级的一件事,印象深刻。课间十分钟和同学们在教室里玩“高粱骑大马” 的游戏(即后面一人双手靠在前一人的肩上,而另一人坐在上面),我是骑上面 的人,突然有个同学大叫“老师来了”(那时怕老师的),大家一哄而散,他俩手 一放,跑了,我摔了下来,头碰在讲台上,汪汪大哭,不知头当时什么感觉之后, 我意识到我的思维思考方式等和以前有了很大的变化,直到现在。

第二件事:一本书,书名忘了,是一本逆向思维的作文书,从伯伯家找到的,作文 题目诸如“骄傲使人进步,谦虚使人落后”,需要“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看后印 象深刻,思考方式也转变至今……

如果朋友邀请而你想拒绝的话,那你最好告诉对方你被什么事给占据了那段时间而 脱不了身,而不说“我没有空”或“我有事啊,来不了”之类的话,最好追问一句“换个 时间行吗”。人与人,具体让人安心。

有情绪时别做决定。

是不是朋友,都应该先把别人当朋友来对待。

低调,冷静(Calming)……

logo

2007.11.30

现在进行时。。。。

在这个夜晚。。。我在写下我的心情。。。一个好好的心情。。。。

我为了看足球比赛我来上夜机。。。

喜欢。不想去找太多的借口来说明。。的。。。

我看我的。。我写我的。。我做我喜欢做的。。。。呵呵。。。。

这就是我喽。。。憨笑

 

A0914094GE

 

2007-05-03 02:36:19

这是个大学

这个大学是这个样子的。。。

我们天天在不知道做什么之中度过。。

也许现在对我们来说都觉得这种生活很是无味。。无味的要命。。乏味。。。。。足球这个我喜欢。。

A6159853ME

 

2007-05-06 09:49:30

日子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部喜欢有电影了,高兴喽;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好朋友了,如何就轻言说不要了呢.
哎,还在玩小孩子的脾气.
每天,单调,除了单调,也就只有单调 了,与书一起混日子,不知道何时是终点站.看足球比赛的
夜晚,永远值得留恋,虽说有几分的睡意,有何妨呢?呵呵,谁叫我喜欢呢>哎.于是,日子就弄来调过了,白天是睡觉,晚上是白天--有精神的很喽,嘻嘻....
也许我们是学会了太多的放弃,所以没了一个叫坚持的东西了.什么都是在说无所谓,无所谓,,,这似乎变的就像我们天天都要吃饭那样一般般化了...结果,结果是我们,我们就这样--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直到N天以后...
很难认清楚一个别人.也难以了解自己很清楚.许多难以说的话,其实是装饰自己的很好很好的东西,只是连自己个儿也不太想去承认罢了.-----自欺欺人!说白了.
没有错与不错之分的,只有,只看你去做不做之区.说错与不错,是自己从脑子里蹦出来的,从嘴里冒出来的污染空气的一次声嘶力竭的东西罢了,然后,啥也没有了
日子,就是故事.一个故事.一个一个人的故事.

2007-07-05 23:2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