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7 至 2009-07(1)

当走出家门,去西安,已是在高考毕业之后的三个月,2005年的国庆。三个月的假期在很多日子里呆在叙永城,参加农民工培训,免费,还回一中去打球,和一帮发小在县城里过了一段时光。都是在录取通知书未收到之前,感觉日子就是在玩。学习并学会滑旱冰在兰的帮助下,还在洗澡时对我说:洗头要用洗发水用两次才更好,洗发水几乎都是5ML一小包装的。

当9月初,几乎所有的高中同学们都已去大学或继续回一中读书时,我依旧无所事是,钟瑶说我会去送她到车站去上大学也没去送,就把日子继续悠闲着。我回家去了,不知在忙碌些什么,经常用伯伯家的电话打电话,那个朱送的东西放在李欢处叫我去取也没取,后来就没取了。

农民工的培训学习电工基本,焊工基本,在收到大学用挂号信寄来的录取通知书时嘎然而止,我要去上大学,不去南方打工(也没有如此打算),也还是继续免费的日子,吃住直到培训结束。他们真安排去南方的工作,我就收拾东西回去--那段时光结束,就在一中外的那条叫陕西街的。

同一住宿的其他镇上的一人竟然顺手换鞋,将我好的鞋子穿着,留下一双烂鞋子给我,我好像是直接不要了,坐上班车,再走过近两小时的山路回家了--发生在2005年7月。

我是提着一个包去大学的,不曾记得有过箱子,但又好像有一只只是早已坏掉了,这不是重点。提前几天从家里去了成都,刘在那龙泉的一学校,买了人生的第一个手机,第一次到成都,第一次坐火车,最后一次上大学也是第一次,唯一的一次。火车单程28元(学生票),近18小时,绿皮,从成都到西安,一晚上时光。

大学是在10.8开学,国庆后的第一天,西安,一个人到达,在车站广场寻找接新生处,检查检查,坐上一辆旧的类似公交车的汽车,等待着被送去学校,心情如何,新鲜如也!

 

 

2016-11-23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