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阅读中的摘录(202107)

我想了想,为什么草什么都没干就被马牛羊吃了,那草岂不是很可怜?如果区别是在于植物没有生命不会思考,那为什么马牛羊有思考还是不跑走或者是反抗?为什么他们没有形成类似于从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到社会主义社会的升级?是不是说明其实他们也不会思考?从这个角度看那,他们跟草有什么区别?草存在的意思是不是就是要给更高级的生物提供食物?这么说来,牛羊是不是也是为了支撑很高级的生物去思考和探索世界?
任何事物存在都是有意义的,人进化了思考能力,总结出了文明,然而这种思考跟现实有产生了极大的困惑:每个人生存的意义又是什么?这个问题从来都没有过答案,而生命总是会终止,这么一来,反而衍生了更多的痛苦。
所以,不会思考的生命,就有如蚂蚁那样,未必不是一种幸福。

— 摘至《赵武的自留地》公众号文章“美”

.

“截止2017年年底,公募基金偏股基金年化收益率平均为16.5%,债券基金平均年化收益率为7.2%。公募基金行业累计分红1.71万亿元。为投资者整体创造了很不错的长期价值。”

— 摘至《定投十年,财务自由》

.

投资通常是一个枯燥乏味的计划,是一个近乎机械化的致富过程。

大多数投资者注重个人经验,而不是基础事实或基本利率。也就是说,他们重直觉而轻事实。

大多数投资者偏爱复杂公式,而轻视简单公式。他们似乎有这样一种观念:不复杂不困难的公式不是好公式。

— 摘至 《富爸爸 投资指南》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